by

燦爛

他站在飛機機場的跑道上,許多大亮燈打在身上,他等著敵人;他的臉看似蠻強,眼睛發光迷城一條直線,身體雄壯,但是你不是看他的真正的樣子,而他躲在自己的盔甲後面。雖然看似很蠻猛的人,他的外表加強他裡面的弱病殘,他由於被爆彈爆炸的碎片插入而命在旦夕,唯一活路就得依靠就算是人工心臟,這台金屬讓心臟繼續跳動與給他巨大的能力。

他第二個我,不是躲在他燦爛的面罩的後面。如果你是問他,你怎麼看自己,說不定他的回答包括儒雅,俊美,和瀟灑的形容。基本上他是這個年代最豐富的人,他是發明家、冒險家、億萬富翁,又天才,而且勇於嘗試,中說周知,他是一個花花公子。他很有性格,傲慢自大,不可一世,真是怪癖,由於他每次當著觀眾太顯眼,而常惹人注目,他的人員常尷尬。膽子卻不小。

他叫東尼史塔克,也做鋼鐵人。